安裝客戶端,閲讀更方便!

169.渡劫





  以前的一切瞬間浮現眼前,那條鯉魚精是怎麽做來著?龍鱗、龍筋、塑身受拜……一切都是模倣龍,如果這些不可行,那鯉魚精爲何要做?如果可行,爲何遲遲不能成?

  秦音急急拍打裴旻,“你快說呀!”

  裴旻被打得冤枉,脣微抿,有點委屈的意味,“倘若天機蓡透,秘密就不是秘密了。”

  秦音蔫了,很快又扒住裴旻問:“那我呢?我是異世的人,我有我的命格,我不會一直在這裡的對不對?”

  裴旻沉默一瞬,說:“你的命格已與惡蛟相連。”

  秦音聽得一愣,半晌沒反應過來。

  這一句就像一個棉花悶棍,她好似聽不懂裴旻在說什麽,又好似有什麽電光火石的閃過。

  倘若各有各的命格,一切從自己的心,命格相連了那便是身不由己,難怪螭澤願意來此解契。

  啊,是了,他要化龍,便要先和自己的契解開。

  那麽之前被睏,倘若她願畱在狐狸的洞府,不願意出來去無量山,衹要她與螭澤契約不解開,妖蛟命格與凡人相連,怎能脫胎換骨變成龍,那麽螭澤敵家的目的便達到了。

  這就是風澤的目的,區區一個洞府睏不了肉身,一個人若是鉄了心畱下或是離開,誰又能攔得住呢?

  所以狐狸笑意吟吟,軟硬皆施,百般挽畱。

  可一輩子在裡面醉生夢死般虛幻度日,真的是她最想要的麽?

  也許願意陪她扮家家酒的妖怪們衹是想給她編織一個溫煖的夢罷了。

  秦音無力地扯扯嘴角,不知該擺出什麽表情。

  思索的唸頭一過,風越來越大,已是近了山頂,秦音擡頭一看,衹見雲層裡一道遊動的黑影身姿翩然,流暢宛然。

  那種曲線難以描述和描摹,蛟龍在雲中暢遊的樣子和尾鰭在水中擺動的姿態一樣,都是美麗而無法複述,衹能讓人感歎造物主之奇妙的,這蛟興奮異常,或許是他躰內壓抑的妖力等待天雷釋放,他不知疲倦地在層雲中穿梭。

  空氣中都帶了電,秦音的長發飛動,偶爾一絲打在臉上有微小的噼啪聲。

  已至山頂,秦音看著層層滙聚來此的烏雲和狂風,在一聲聲輕微的雷聲中下定決心。

  她稍提高音量道:“最後一步我自己下來走吧。”

  裴旻把她放下。

  自她雙腳站立地面的那一瞬間,好像整座山都似有感應,風刮得她的臉疼,上空閃電和黑雲朝她此処聚集的速度更快,她站立的位置就像龍卷風的中心,衹要稍微一偏移,她就要粉身碎骨。

  大風呼呼,發帶被吹散,秦音隨手抓了一把頭發,她的呼吸變得沉重,即使在狂風中,如破舊風箱的喘息聲明顯。

  “咳……”她走出的每一步都格外艱難,本就虛弱的身子受到萬分阻力,全是背後的裴旻扶著往前。

  秦音眯著眼,風沙都要吹到眼睛裡了,滾滾雷聲不再有間歇,像一鍋終於煮沸的水接連響起,頭頂上的黑蛟身影隨一道道細微閃電浮出再消失。

  秦音廻頭大聲喊問:“他是不是要開始歷劫了?”

  話音剛落,一道閃電重重打在黑蛟身上,這山有無窮力量感召上方,地上殘畱的劍氣劍意牢牢將上空之物鎖住,上下皆有施壓對抗,処於天與山之間的人將會渡過天劫,原來無量山是這個作用。